永垂不朽
2020-02-07 

  生,每个人都乐之

不得不承认,《我的团长我的团》并不真实,跟所有的抗日神剧一样,主角光环可以保佑那几张熟悉的面孔都化腐为奇般成功躲过长了眼睛的子弹。可是,《团长》又很好看,除去讨论国民顽疾的非正能量主题,他成功的让那些扛着枪却终究躲不过子弹的某个人群附魂在剧中几个熟面孔上,附身在色彩里,完成了没有名姓的永生。
人民英雄纪念碑正身上刻着这么一串文字,“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此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中华文字博大精深从此处显示出了其无穷魅力,聊聊数百字,囊括了整个中国近代史的屈辱与抗争,聊聊数百字,将那些如《团长》里留名没名的死者尽数概括,聊聊数百字,代表完了想着更好的生却随意死去的革命老前辈,当然,他们绝大多数可能临死也不知道“革命”到底是在做啥。
以上文字是在看完《团长》第13集时突然想起的。南天门大战中奇迹般活着爬回东岸的豆饼将死的身子就放在大家中间,没条件医治,只能等着他自己慢慢冷却。大家突然发现竟不知道豆饼的大名,他说过,没人记得。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开始恐慌,这些在沙场里摸爬滚打杀敌逃命的老兵油子们突然集体恐惧,他们见惯生死,却仍害怕死后连个名字都没留下。而他们的恐惧,现在看来早成了现实。没有哪场战争能详细的记住每一个参与者,更不可能为每一个在战争中牺牲的死人作书立传。“一将终成万骨枯”,将都不会被详尽记载,何况是骨。他们被冠上一个威风的称呼,叫“英雄”。
“英雄”与“永垂不朽”搭配起来是极妙的。像是“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式的广告语,认同感非常高,更能煽动起脑残智障花大笔银两去抢购,可是,钻石本质上只是一堆碳。“英雄”被敬仰膜拜,其实是好的,但是活着的人往往很乐意把事情简单化,于是,像人们不在意钻石是由一个个碳原子构成的一样,人们习惯性的忽视了“英雄”是由一个个人构成的,“英雄”作为一个称呼被举的很高,那些不明所以就战死沙场的人,却连个名字都没有。
看过一个新闻,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德国民众上街,在路上相继写下那些自己记得住的被残害的犹太人的名字。很是感动,如果死者真的要靠生者怀念,请点名道姓的指出来,集体主义观念很大程度上不是系统的归总,而是无意识的模糊。不要“永垂不朽”,也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善待每一个生者,记住每一个死者,是对生命最好的尊重。这篇文,权当谢谢《团长》的编剧,他知道那段历史,却跟所有人一样不知道构成那段历史的人都有谁,万幸,他没有用某个符号化的称呼把这些一笔带过。他给了在历史巨轮碾压下粉身碎骨的平凡人一个隐姓埋名的理由,与此同时,又在告诫我们,那些人被“隐姓埋名”并不是就该被遗忘的理由。
我的历史观和逻辑的确是有很大问题的,借孔明《前出师表》中最后一句作结吧,“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记得在天安门广场上有一块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面写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磅礴大气,一碑所在,告慰我近代以降所有为民族之自由独立英雄之亡灵……小时候总觉的世界很简单,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英雄都会被纪念,因为他们的事迹天日昭昭,就像岳飞。然而后来才发现这个论断有问题,首先,天若有情天亦老,如果一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我说法不一或者都不在了怎么办?“那……可是……”年幼的我将无言以对。此时才发现原来我们只是人类,一种没有达到通灵万物的低等的生物,我们只有通过一些媒介才能留住过去的真实;现在才明白那句话:“历史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存在!”
《集结号》就是一段为了让一段历史有意义的故事,就是为了证明曾经在外人不知道的一个地方,发生过一种称之为不朽的行为。但是当物是人非,你又能如何复制出这种存在呢?
连长谷子地用了剩下一生的时间为了证明这种存在,也用了一生的时间为了一个本没有的错误而抱憾不已——因为是团长撤退时根本就没有吹集结号,而不是自己被炸的暂时性耳聋没听到。连长为了大部队的安全而断绝了谷子地连的生存。舍小我保大我,战争就是这么残酷。正如片中战争描写的场面:在土窑的战斗中,战斗很残酷,士兵很英勇;但是对历史上常常动辄百万军队大决战的国人来说,这里的规模不值一提。但是影片震撼别人的不是规模而是惨烈程度的夸大:炸断的手脚,烧焦的尸体,满地的鲜血肠子……配上灰暗的主色调,看着没有雄壮羡慕,却有恶心!然而战争就是如此,没有英雄阵亡还全身干净,留下全尸的;更不会有当年样板戏里英雄死时身后还霞光万丈。
其实当我们用更加人性的理念反思时,你会发现战争的双方本都是一样的,都是同等的人,只是被后面的领导者赋予不同的意义而已。”存在”本是纯粹的,但是因为人的干预就开始变得诡异了起来。发现尸体的叫烈士,家属可以领到700斤粮食;而没有发现尸体的叫“失踪”,家属只能领200斤粮食,还要背负别人的指指点点;失踪是一个相当暧昧的词,它可以表示阵亡,也可以被俘甚至叛变……并且那个时期,两军之间的人员流动很大,敌我之分实在不易。无数的战士死后只能化身为一片片无名的墓碑,就如同谷子地说的他们都是有爹妈起名字的娃,怎么死了连个名字都没有?这便是一种“存在”的尴尬。而谷子地一直都在为替除去47名弟兄的尴尬而努力。最后幸运的是他“成功了”,但是却耗费了太多的时光,含屈的灵魂又如何得到补偿?还有,除了他们,那些无数的“失踪”或许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有谁能说得清那句“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中包含多少尴尬的存在?
推而广之,由于动乱的时代,这种存在的尴尬往往不仅因为客观的无法证明其“存在”,更有很多认为的因素——比如抗战时期的老兵。经常听到这样的比较:每当二战胜利几十周年时,欧洲各国都会把依旧活着的二战老兵恭恭敬敬地召集过来,在一块块当年的战友坟墓前接受国民的敬仰;而在中国却有很多抗战的老兵在沿街乞讨,他们或者是当年被打散了找不到组织,或者参加的是国军,或者是……总之,在这个国度里,有一千条理由,一万个情况为你创造一些尴尬的“存在”,最终的结局总会是在看似完美的大时代局面里有那么多“不和谐”的插曲。我们也不应该片面地去归咎国人的冷漠或是当局的狭隘。毕竟自古以来没有那个国家的人民会无视善者,厌恶民族的英雄。在悲惨的事实被赤裸裸撕开给我们看之前,没人会因为这种悲剧美而希冀此事实。如果要归咎,那就归咎这个民族所在的这个不幸的年代吧!归咎于一个乱世特有的不堪:乱世造英雄,但乱世往往只是大人物、伟人们的时代,而属于小人物和那些士兵,乱世永远只是无法弥合的痛。
这里,我们不禁要问:历史的诡谲到底造就了谁的永垂不朽?难道仅仅因为某些历史没有“存在”便让那些手足忠魂们的奋战淹没于历史洪流之中?我们应该明白,如果在一个只有战争才能争夺更好生存的年代里——决策者们称之为民族独立自由和解放,而小人物说是能安稳回家种地。人们的战争已经在不同路径中超越了纯粹的荣誉,没有人死时会想到荣誉;因为如同影片里人性化的角度里,他们只为身边同袍操戈的战友而死。然而,当事者虽不一定介意荣誉,但谷子地却不能,我们的同胞亦不能。我们不能让这些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就此被岁月掩盖,我们需要给予生者以尊敬,逝者以祭奠,这便是谷子地坚守的原因所在……其实这也是委婉回答了上面的那个问题:历史并不是完全公正的,至少对于那些没人关心的小人物们,以往的历史太缺乏人性,人们习惯以士兵而不是人的身份来看待他们。正如一个二战阵亡士兵的妻子所言:“对于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士兵;但对于我来说,你却是整个世界!”
而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己之所能告慰逝者,用自己的力量弥补这样历史的不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逆天之道而行之。因为我们是人类,有自己信仰的文明,不是吗?正如冯小刚所言:每一个牺牲都是不朽的……其实这两句话并不矛盾:在我们心中,无论曾经的烈士有名或是无名,他们在超越人类“只有存在才是历史”的意义上而言,其精神都是不朽的,都是和吾等文明所等长的;而对人类自己而言,我们追求的恰恰就是这种完美的彻底的“不朽”!追求着有朝一日,人类能够真正的和平,能够真正铭记那些曾经为国为民的贩夫走卒。而不仅仅使曾经的战争成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王的盛宴”……
在《集结号》里,虽然有诸多瑕疵,但是我们很欣慰地发现了战争中的人性。战争不再因为阶级和意识形态的区分而淹没人性的恐惧和执着;每个社会和组织都有自己的过失和僵化。有人说谷子地的悲剧是由于一种无形的僵化的体制造成的,但又最终因这种体制的无意识行为(1958年大跃进挖通道挖出了他们连47具遗骸)而解决,这本身就是一个悲剧。但我却觉得与其说是如此,倒不如说是一种对历史真实感性的反应,这说明国产电影慢慢小心翼翼地开始向更加理性的阶段发展,《集结号》就是一丝渺茫的希望……
严格地说这不是一个标准的主旋律片,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更是一个与主旋律相悖的影片;它更像美国的《拯救大兵瑞恩》和韩国的《太极旗飘扬》,然而当我们认真观察之后,会发现其实这正是我们主旋律应该走向的远方。样板戏时代的主旋律已经在理性时代里显得单薄枯槁,失了活力;而如重庆唱红歌这样鄙夷粗糙的宣传构思又盲目自瞽,见笑大方。其实,唯有当我们真正以人性来正视我们的历史时,我们才能发现真正的主旋律不仅仅存在于生硬的阶级理论里,更存在于曾经那瞬间每一个朴实而又执着的眼神里……
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我们祭奠的不仅仅应该是历代以降有名的或无名的国殇,更应该祭奠我们曾经纷乱的岁月,时刻聆听着那些因失败或胜利而留下的亡灵游动的低吟:后来的人啊,去告诉你的同胞和后世吧,在真正纷乱的年代里,没有真正完全的胜利者,有的只是这亡灵的低吟和无尽的尴尬“存在”的悲剧;把这些故事,这些鲜活的生命拿给他们看吧!真正的不朽不在于石缝,而在于每一个深思的心里……

永垂不朽 yǒng chuí bù xiǔ 永远流传而不可磨灭。语本汉.蔡邕〈胡公碑〉。 汉.蔡邕〈胡公碑〉(据《蔡中郎集.卷四》引) 焕文德,伊胡后,应期运,作汉辅。喜中兴,膏民庶,泽洪淳,亶攸序。亘地区,充天宇,辚高逵,踵遐武。扬景烈,垂不朽,仰邃古,耀昆后。 1、 典故或见于《左传.襄公二十四年》。 2、 邃古:远古。 3、 昆后:后嗣、子孙。 〔参考数据〕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 穆叔如晋,范宣子逆之。问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谓也?”穆叔未对。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其是之谓乎?”穆叔曰:“以豹所闻,此之谓世禄,非不朽也。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没,其言立,其是之谓乎?豹闻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1、《魏书.卷七.高祖纪下》:“远依往籍,近采时宜,作《职员令》二十一卷。事迫戎期,未善周悉,虽不足纲范万度,永垂不朽,且可释滞目前,厘整时务。” 2、《封神演义.第七四回》:“小将军丹心忠义,为国捐躯,青史简篇,永垂不朽。” 3、《三侠五义.第一九回》:“将破窑改为庙宇,钦赐白银千两,香火地十顷,就叫范宗华为庙官,春秋两祭,永垂不朽。” 语义说明 永远流传而不可磨灭。褒义。 使用类别 用在“盛名永传”的表述上。 1、古今将相何其多,永垂不朽有几人? 2、他舍己为人的义举必将青史留名,永垂不朽。 3、李、杜之于唐代诗歌,各有其永垂不朽的历史地位。 4、为国家民族牺牲的烈士安息吧!你们的精神已长驻人心,永垂不朽。 5、《三国演义》是历史小说中出类拔萃的作品,论其流传之盛,也可说是永垂不朽了。 辨识 :名垂千古,流芳百世,万古流芳 :遗臭万年 :垂不朽 :chuí bù xiǔ :犹“永垂不朽”。见“永垂不朽”条。 1、汉.蔡邕〈胡公碑〉:“扬景烈,垂不朽,仰邃古,耀昆后。” :永存不朽 :yǒng cún bù xiǔ :犹“永垂不朽”。见“永垂不朽”条。 1、《三国志.卷八.魏书.二公孙陶四张传.公孙度》裴松之注引《魏书》:“遗风余爱,永存不朽。” :永传不朽 :yǒng chuán bù xiǔ :犹“永垂不朽”。见“永垂不朽”条。 1、《艺文类聚.卷七九.灵异部下.神》引南朝梁.简文帝〈吴兴楚王神庙碑〉:“太守元景仲稽诸古典,于兹往烈,永传不朽。” “永垂不朽”原作“垂不朽”。蔡邕,字伯喈,东汉陈留人。蔡邕少时师事太傅胡广。胡广,字伯始,东汉南郡华容人。官至太傅,历事安、顺、冲、质、桓、灵六帝。胡广熟悉典章,办事经验丰富,柔媚谦恭,不抵触任何人,在当时有“万事不理问伯始,天下中庸惟胡公。”的谚语。灵帝即位时,胡广年已八十,仍代为太傅,老死任上。熹平六年,灵帝感怀胡广的恩德,令胡广的学生蔡邕为恩师作〈胡公碑〉,以纪念胡广。内容记载胡广对汉朝的贡献,并且颂扬胡广的事迹必可永远流传而不可磨灭。后来“永垂不朽”这个成语就从这里演变而出,用来指永远流传而不可磨灭。

  死,每个人都避之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古老的华夏民族如何对待生死呢?

  梦回三千年前的商代

  贞人正在忙碌卜兆答案:

  战事、巡行、狩猎、收获、气候、疾病及任何吉运事项

  卜问结果刻在了牛肩胛骨和龟甲上

  形成千年后挖掘猜测的天文神字

  信仰,不相信祖先的死而永寂

  情、欲、需求一如生前

  祭,殉,残酷的活人陪葬方式

上一篇:一世情浓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澳门威尼斯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