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流年,千树花开_励志散文_好文学网
2019-12-29 

流年几十载,光阴匆匆过。好像太多人都难以笑对流年,过往岁月一去不复返。时间过去的速度,好像比我的胡渣长得还快。一眨眼不知不觉过去这么多年了,突然回想起青春这么个词。

我的故乡在四川省金堂县广兴镇九龙村。地处四川盆地中部,境内遍布浅丘,沟壑纵横,山峦相连,山形怪异而妙趣横生,俯瞰像一条条卧于大地的龙,一些像一只只酣睡的虎。因此地有九条山脉形似九条卧龙而得名九龙村。村里有一座水库,如今人们都叫她九龙湖。

岁月是一把剪刀,无论顺行还是倒剪,我们必须正视,不容怠慢。不然,我们的日子会搁浅。像一潭死水翩不起半点波澜。我们犹如深海中逆行而上的鱼儿,奋力打旋向上向前,无论是俯冲还是在激流中旋转,而我们心中的目标是向前,被俘获或被杀戮我们不曾顾及,因为我们要向前,向前。在我们的生命躯体里有着可以提炼的鱼油,它珍贵明亮,照亮着我们的感觉,那是向往着明快抑或自由的执着。 岁月像一张网,任布网人投掷拉拽。无论是何种姿势,务必是想来求得一份收获。不然我们何以如此费力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呢?!那潮起潮落,那对于鱼腥味的隐忍,是何以让我们静下心来,期待着满网的收获呢?那扑楞楞的鱼儿,是不是再现了我们每日、每季、每年的不舍?渴望挣脱岁月之网的掌控,去跳往自由自在的水域,不想做他人盘中的美味、叼衔。 岁月像一只驶入深海的船只。侵泡在这个深蓝,骚动、激流搀扶暗礁的社会大潮中。船只的时光,我们时而高歌,时而低落。船下,那肆意滋长的海水,试图湮没你!你的重力,你吃水的姿势;你的渴望,你扬帆的张力定力。你是否,你是否可以被颠覆?!深海鱼油,闪在脑海里的光明,淌在血液中的脉动,你怎能不叫我为你而北上?我不要你的哀伤,我不想为你唱葬歌,我唯一能为你做的是把持方向,把帆来扬,和风争方向! 岁月是一抹春光。走过夏季的炎热,拥抱深秋的离殇,冬天里我们把心事锁进雪仓。无心,其实也是等待,一抹辗转而来的春光。春光里,有感动,希望在布施,想往,鱼油,想往。。。。。。 踢开岁月的沙包,企求,我泅渡的海,在长风中敞亮。用你我单薄的身躯主撑,前进的方向。让岁月缱绻,水草在搁浅的空档疯涨也俏。深海的智慧和睿智,同样在小鱼的腹中灵光。结队想往、北上,甜润的海风穿过胸膛,心扉里推搡着关于鱼油的幻想。沧桑绝不是海的咸和凉,是搁浅死在岸上的忧伤。前进中的缕缕漩涡、波折均不能苍白向上。海的气息,我在笑,我渺小也要北上。

星河日短,人生季瘦,转身,又一个春秋。

好像青春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个烂俗的话题,正在经历青春的人是没几个觉得青春美好的,几乎都是在中年之后才回想起年轻真好。 当然,除非你喊空洞的口号,毕竟谁都有情窦初开夜不能寐的时候,谁也都有满腔热血一展抱负的想法。而这时候,现实就毫不犹豫给你个一大嘴巴,疼的你是苦不堪言。

离别故乡三十几年了。到了春节,思乡的情愫愈来愈浓。年前回了一趟故乡,给已经没有人居住的老宅打扫卫生,给祖先烧香,叩拜先祖。九龙湖旁边有座高的山,叫红花梁子。湖广填四川时,我们的先祖刘汝福之墓就在这山的半腰。我虔诚的给老祖先磕头烧香,感恩先祖在这片大地辛勤劳动,繁衍生息。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今与往、彼与此,似与同只不过隔了一片时空的距离。风听黄钟大吕,雨洗禁宫易人,亦是花开花落之事。只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对于我这个年纪,也就不再谈青春梦想了。毕竟不会再有,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莽撞。人到中年,三十而立该有个西装笔挺,衬衣腰带一脑袋汗。试问有几个不是昂头开车,低头加油?

站在九龙湖的大坝上,一眼望去,九龙湖形似一个倒8字,卧在这片土地。一汪清水,在冬日的阳光下,波光粼粼。折射的阳光洒在我的脸上,有点温暖。周边的山丘,像一个个卫士一样,守护在湖边。山腰上油菜青青、杂柑火红倒映水中;有几辆汽车,停在湖边,城里的人在此垂钓休闲。远处传来小孩的嬉笑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湖中白鹭、野鸭腾空而起,飞向蓝天。此情此景有一种置身于美丽的天山仙池的感觉。

我仰慕同叔的才华,实不苟同“无可奈何”之笔思。人要生活在希望里,不必惆怅在烟云中。倒是庭芝见真,执笔泼墨,只为那一世的眷牵。

所以我是觉得很无奈的。看看几年前自己的照片,青涩脸庞上多了点胡渣,眼角什么时候爬上了点皱纹我都不清楚,也就更别提当年那几块腹肌怎么九九归一的了。说起来我也很惭愧,相信你们也是一样的,曾经一腔热血骑上马拿上剑准备行走江湖,可突然遇到了那么一个她,她说爱你,想和你共度余生。于是你把剑用来砍柴为她取暖,把马杀了为她充饥,而她却开始考虑起了你们的以后。于是她走了,你一回头,剑炖了,马也没了,那一腔热血还没等到你抛洒疆场就从眼眶流出来了。是你错了吗?或是她。其实都是没错的,骑不上马的你又怎么追得上她的步伐。下了马的正好停在她面前,可谁是一止不前的那?

此时,我的记忆回到了那个逝去的年代。

时光荏苒,是谁与谁的流年;娇花易落,本是世间规律;留一丝曾经,也有了来过的期许。

女人很多时候都会拿男人当做依赖,说成是偏见并不为过。正如许知远所讲的:每个人都是带着偏见看这个世界的,如果你不带着偏见,那么你对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看待的方式。

我的老家以前叫做九龙公社红花大队。70年代,公社为了确保全公社的人畜用水和灌溉用水,选址我们大队六队,修建水库。其实,如今的九龙湖,就是以前的红花水库。

眸帘阖开日月,天边云卷云舒,留下的是生活精彩,流逝的是记忆无视。

所以我就感觉很无奈,何止是很无奈,我甚至找不到能什么字眼来形容。并不仅仅因为宏观的看待角度,还有诗和远方你却迈不开腿。

我当时只有十二岁,也见证和参与了那场轰轰烈烈的大会战。

“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明人汤显祖总是把情寄寓在四梦里。在我看来,有情人终成眷属,经过就是美好。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澳门威尼斯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