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西行 王维笔下的大唐凉州风情
2020-03-23 

图片 1
王维画像  

作者:陈二虎

图片 2
武威境内保存下来的唐代古城残迹  

图片 3

图片 4
鲜花簇拥的武威南门广场  

阳光推动着云朵,清冷的风裹含着萌动的气息。塞上已经进入四月,冷空气不时挟带着雪雨造访。

图片 5
武威雷台广场的天马标志  

早晨出来,发现柳树已经有点泛黄,柔韧的枝头袅娜着舞姿。眼前突然跳出几行诗:

图片 6
黑色大理石上雕刻出的诗词  

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桨向临圻。

图片 7
武威文庙内的匾额  

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

图片 8
武威城内的鸠摩罗什塔  

自古送别,诗人们喜欢用“杨柳”寄意,折柳送行是一种古老的习俗,表达依依不舍之情。

图片 9
民勤连城残存的一角  

这是唐代诗人王维的一首诗,“唯有相思似春色”,是告诉朋友,思念就如同这无边无际漫延的春色,无论你走到那里,看到春的生机,那就是我的情愫呀!

图片 10
河西走廊保存的唐代胡旋舞铜雕  

思绪很想来一次穿越,到盛唐的天空下,与诗人王维来一场送别。

图片 11
盛唐时的凉州城模型  

王维,令我倾心的唐代诗人、画家,北宋大诗人苏东坡赞美王维说:“味诘摩之诗,诗中有画;观诘摩之画,画中有诗”。是一位精通诗歌、绘画、书法与音律的艺术家,从王维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盛唐士人那种特有的文化气质与性格。

图片 12
盛唐时的凉州城模型

图片 13

  一座古城,一段大唐盛世,一位伟大诗人。在这里相会,在这里相融。千年后,诗人早已远去,古城也已老去,唯有一段传奇不朽,唯有诗人笔下的风情不变。

遥知兄弟登高处

  开元二十五年,大唐盛世到了一个巅峰。一场大战之后,诗人王维身负使命,来到了凉州……

王维,出于望族山西太原王氏,他的母亲更是当时五大望族之首的博陵崔氏。可以说,王维生于这样的世家望族是幸运的,然而,命运似乎与他开了一个玩笑,他九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王家昔日的辉煌落幕了,还好,他的母亲是一个知书达理又善于教子的良母,这他与弟弟王缙都得到良好的家学滋润,加上王维天赋超人,继承了王家的艺术细胞,少小知名,十七岁便写下那首经典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于是,诗人见证了凉州的盛唐风情。它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诗人,过泾水,走古道,渡黄河,潇洒而来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从兰州往西,沿着古老丝绸古道,我们翻山越岭,往凉州而去。在现代交通手段下,曾经无法逾越的乌鞘岭,如今变得非常轻松。从中午出发,傍晚时分,我们就抵达这座古老的丝路城市。

于是,王维的诗名远播,二十一岁擢进土第,因精通音乐,被授予太乐丞一职,志得意满。然而,没多久,身为宫廷乐官的他在一次排练过程中,私自观看了伶人舞黄狮子。

  如今,人们常常将武威和凉州视同为一个地方,然而在三国之前,却是两个地方。武威是霍去病远征河西的匈奴后,在河西走廊设置的四个郡之一。而凉州,却是西汉时期改雍州而设的,驻扎地最初在陇山西侧的天水北面,因其管辖的陇山以西地方,因土地寒凉,故而称为凉州。到了三国时期,复置凉州,从陇山西侧迁移到了武威。

“黄”与“皇”谐音,意味着皇权至尊,舞黄狮子只有圣上在场才可以,这是解犯了龙颜,大不敬,被谪为济州司法参军。

  这是一个夏日,正是傍晚时分。此刻,被太阳管制了一天的人们,纷纷走出了家门。武威南门广场上,人头攒动,连日的高温,让人无处可躲。武威南门广场是武威近些年新修的一个文化广场,高大的城门楼,树立的图腾柱,起起伏伏的喷泉,的确是乘凉的好地方。

这是公元721年的秋天,王维离开了京城,到济州任职,一晃四年过去,唐玄宗泰山封禅,大赦天下,于是,王维辞官回家,与母亲和妻子团聚,谁知,王维三十岁那年,妻子却难产去世,这似乎给予他心灵十分沉重的打击,从此没在继娶。

  就在这样一个夏夜,在这样充满时尚和传统意味的广场上,我们和王维的边塞诗“不期而遇”。武威人在南门广场中,用黑色的大理石将历代吟诵武威的诗词镌刻了出来,其中,就有王维的诗。从小到大,我们接触到的王维是一个生活恬淡的田园诗人,然而却没有想到,他的边塞诗也同样引人瞩目。

转眼间,又是几年,王维觉得自己满腹壮志要得到发挥,便又一次来到洛阳,献诗于当时的权贵中书令张九龄,希望得到荐引,于是,被任命为右拾遗,两年后转任监察御史,又迁左补阙,这都是闲官侍从,让他心中的抱负无处施展,便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

  王维,字摩诘,太原祁(今属山西省)人,21岁时考上进士,被任命为大乐丞。不久就因故被贬为济州司仓参军。他的诗歌中带着浓浓的田园风情,也曾经有人将他称为诗佛。这样一位习惯恬淡生活的田园诗人,为何会写下雄浑的边塞诗篇呢?这似乎要从诗人的一次西行说起。

他的母亲去世,他回到家中,居于辋川,而后又返回长安做了文部郎中。

  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战胜吐蕃。在古代的军事地理中,河西走廊承担着隔断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游牧民族联系的任务,中央政府只要占据河西走廊,就能在向西的战略上取得优势地位,掌握主动性。唐代前期,中央政府牢牢控制着河西走廊,故而向西的战略上,就具有主动地位。而安史之乱后,丢失河西走廊,唐政府只能困守陇山以东,游牧民族骑兵距长安只有一两天的路程,因而极其被动,这也是导致唐王朝后期一蹶不振的一个重要原因。

图片 14

  获知崔希逸取胜的消息后,依然精明的唐玄宗,很快就做出决断,派人前去慰问。而此时,王维的处境也非常尴尬。王维能到长安任职,主要是受了张九龄的举荐,被擢升为“右拾遗”。谁知,开元二十四年十一月,张九龄却被罢参知政事,贬为荆州长史。自然,王维的处境就尴尬了。当时,他已经做好了归老田园的打算。谁知,却接到去凉州的差事。

万户伤心生野烟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是王维笔下的边塞风光,也是边塞诗中最为引人瞩目的篇章。王维所存诗歌中,边塞诗有40首,这无疑是个令人惊喜的数字。因为,另一位边塞诗人高适留下的边塞诗歌也不过20首。然而,人们想不到这首诗的诞生和武威有一定的关联。

天宝十五年六月,安禄山叛军攻入长安,唐玄宗出逃,王维被俘。

  历史久远,我们没有找到更多关于王维在武威的资料,只能通过他留下的关于凉州的诗句,来认识他的凉州之行。

由于王维的才名远播,安禄山强迫他为伪职给事中。

  开元二十五年,王维从长安出发,基本上沿着丝绸之路的北线而行。人们从王维留下的诗句中推断,他是沿着泾川、平凉,绕六盘山而西行至宁夏固原(即萧关),然后沿萧关道入靖远,直抵黄河岸边,渡黄河后,进入景泰,然后经古浪大靖、土门,入武威。这是汉唐时,长安通往西域最为便捷的一条道路。这是王维的第一次凉州之行,天宝四年王维还有一次凉州之行,因而传统上人们认为王维两次到过凉州。

王维心情低落又无奈,目睹安禄山在凝碧宫大宴手下,奋笔写下“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的诗句,表达了他对唐王朝的忠诚以及对时事的伤感之情。

  一路上,戈壁滩的瑰丽风光,紧张的边塞局势,来回巡哨的戍边将士,一一走入他的笔下。

到了唐至德二年,唐军收复两京长安与洛阳,王维曾任伪职按律当斩,但由于他的那首凝碧宫的诗广为流传,心系李唐,加上他的弟弟王缙自愿削官为王维赎罪,唐肃宗原谅了他的过失,还授予他为太子中允,加集贤殿学士,十分重用,上元元年升任尚书右丞,次年在辋川别业去世。

  有人从王维笔下的“属国过居延”中推断认为,当时王维是从萧关,到居延(今额济纳),然后再到凉州,显然这是个误解。在交通落后,游牧民族时时骚扰的情况下,王维不可能舍近求远,绕一个大圈子的。根据这些年出土的汉简分析,王维只不过借用了“居延”这个相同的地名而已。出土的汉简证明,汉代丝绸之路北线上的驿站分布中,在今天景泰和古浪大靖之间,有个驿站名叫“居延置”,有人推测这个地方或许就是汉代安置过归降的居延部落,因为一些专家认为,居延是匈奴部落的名称。

王维是在盛唐气象大环境中不可多得的艺术家,少年得志,青春干云,名满京城,因犯禁被贬,却没有自我消沉,拥有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满怀政治抱负,创作了大量的表达志向的边塞诗,字里行间充盈着英雄主义与青春的活力。渐入中年后,经历母丧辞官,又深陷安史之乱接受伪职依旧心系大唐,随后又高居要职,但这一切的人生起浮让他总能保持一种闲适的淡然,荣辱不惊。

  就这样王维来到了凉州。他的到来,注定要让凉州成为边塞诗中最为耀眼的明珠。

图片 15

  七城十万家,王维笔下,一场保卫凉州的大战

青苔石上净

  行走在河西走廊,一不留神,就会和边塞诗迎面相撞,和王维、高适、岑参……这些大诗人不期而遇。

今天,我们透过王维的诗,能够洞察到那份摆脱尘世之累的灵魂宁静,欣赏他的绘画,看到那种亲近自然的澄明,可以说让王维能够超越现实的悲喜,保持平和心态,与他对禅理的体悟有关。

  翻开《全唐诗》,和陇右有关的边塞诗太多了,《全唐诗》中收录的边塞诗约2000首,而其中1500首与大西北有关,不少边塞诗与陇右有关,和凉州有关。

王维的母亲崔氏是世家闺秀,一生笃信佛教,持戒安禅近四十年,这对王维与弟弟王缙有着深刻的影响,兄弟二人“俱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荤血”,而王维自妻子难产去世,不再继娶,独居参禅,过着清静脱俗的生活。

  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中,我们和王维在武威街头不期而遇。王维以监察御史身份前往,河西节度使驻地凉州宣慰,此后在节度使幕中兼任节度使判官近两年时间。

在佛教中最崇尚禅宗,深信“闲属净坐,守本归心”,“至人达观,与物齐功,无心舍有,何处依空”的禅理,有时间就与高僧谈禅,追求心空神远,淡泊静闲的大境界。常常“老僧四五人,逍遥荫松柏,朝梵林未曙,夜禅山更寂”,以空明的心态感悟自然的哲理,观照天地毓秀,培养闲适情趣,把心中的痛苦消融在宁静的山水间,把灵与肉带入轻松愉悦,自由和谐的生命境界,化解忧思与痛苦,超然出尘地“青苔石上净,细草松下软。窗外鸟声闲,阶前虎心善”,悟出禅宗的无我之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澳门威尼斯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