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故事.蝉
2020-03-01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作者介绍

琼·穆特(Jon J Muth),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以优美恬静的画风在绘本创作和插画领域享有盛誉。他擅长将清透灵润的水彩画与发人深省的哲思故事结合在一起,作品中透着一种悠远的禅意和古老东方文化的神韵。琼·穆特的《禅的故事》获得凯迪克大奖,《尼古拉的三个问题》被《纽约时报》称赞为能够“默默地改变生命”。此外,他还获得过美国插画师协会金奖和美国犹太图书馆协会奖——雪莉·泰勒奖。

一、

夏天到了,受不了憋闷的蝉一个个急急忙忙从土里钻出来,又急急忙忙爬到树梢上,“热死了,热死了”地叫起来。一时间,蝉们赶场子似的欢叫起来,世界仿佛眨眼间成了一个声的海洋。嘶哑的叫声使得原本闷热不堪的天气越发显得闷热难耐。

蝉的故事

图片 1

从天而降的大熊猫静水为艾蒂、迈克和卡尔讲了三个有趣的故事,解决了他们心中的困扰。分别是良叔叔和月亮,赛文失马和心灵的重担。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琼·穆特用恬静的水彩和优雅的线条,将经典的禅思故事演绎成闪光的小寓言,以轻松的方式让孩子们领悟生活的道理,丝丝缕缕、润物无声。

图片 5

图片 6

夕阳,孤山,凉亭,老树,可惜没有茶。

人们的心情糟糕透了,一个个都烦躁不安。这里面除了因为热的缘故,另一个就是那蝉的叫声太聒噪,并且一点也不动听。

Mokmuk推荐理由

本书将流畅生动的叙述文字和丰富精美的珍贵插图有机结合,将瑰丽神奇的禅世界立体、直观地展现在读者画前,使读者在轻松获取知识的同时,获得更为广阔的文化视野、审美感受、想象空间和愉快体验。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那只鸟,火一样的羽毛,三足,像极了传说中的毕方,可是它却有一头葱绿色的翎。

很多小孩子纷纷举起细长的竹竿粘蝉,甚至连不少老人、青壮年也加入到捕蝉者的行列。一场自发组织的声势浩大的灭蝉运动在这个夏天悄悄酝酿并拉开了序幕。于是,更多的人走进了树林、走进小河边,起早贪黑地捕蝉,很多人甚至挖地三尺,捕捉蝉的幼虫。一只只蝉、一个个幼虫成了人们的俘虏和饭店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可以想象,要是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蝉就会断子绝孙,就会彻底绝种,就会再也听不到那聒噪声了。

关于我们

莫可莫克是一个专注于以家庭为单位,潮玩潮阅读的复合型儿童社交平台。我们提倡全家参与,共同阅读,共同游戏。我们为会员提供绘本阅读、绘本拓展及室内外亲子活动等全方位的服务。让我们做回孩子,和孩子共同成长。

图片 7

如何加入Mokmuk Library?

微信公众平台:mokmuk@outlook.com

地址:杨浦区政和路1093号

图片 8

公众号

图片 9

客服

"所以,就是这样了吧。"我对它说。

人类疯狂的灭蝉举动震撼了整个蝉界。蝉界正在遭受着一场空前的灭顶之灾。蝉们一个个惶惶不安,蝉王紧急召集各地首领连夜召开会议,商讨保全蝉种族的对策。会议一直开了三天三夜。大家一致认为,人类之所以讨厌蝉,是因为它们的叫声不美观,不受人类的欢迎。它们想,要是我们蝉的叫声也能像人类歌唱家的歌声一样动听就好了。蝉丞相提议在全国举行歌手大奖赛,培养一批蝉界歌唱家,和人类一起联谊,一起同台展示各自美妙的歌喉,一起在同一片蓝天下快乐的生活,到那时人与蝉和谐共处,该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情形啊。蝉丞相的这一提议立刻得到了蝉首领的一致赞同。于是,一场席卷蝉界全国的歌手大奖赛开始了。

"嗯,就这样了。"它回答。

为了能够成为蝉界最优秀的歌手,为了向人类一展歌喉,更为了拯救整个蝉界,一只又一只蝉加入到了歌手选拔赛的行列,它们不分白天黑夜,不管刮风下雨,甚至冒着被捉的危险,昼夜不停地勤奋练习歌唱。千万只蝉一起嘶鸣,这是何等壮观的景象啊。现在整个世界早已经变成了蝉的世界了。

二、

首届蝉界歌手大奖赛在赤日炎炎的七月如期举行。蝉们争相登台亮相,一展歌喉。它们的歌声的确美妙了许多。连它们自己也很惊讶自己的歌声竟然如此美妙如此动听,简直盖过了人类最出色的歌唱家的歌声。它们沉浸在成功和喜悦之中。

人活得久了,就会经历很多你希望经历或者你不希望经历的事。

经过七天七夜的激烈角逐,蝉界首届歌手大奖赛十佳歌手产生了。这些歌唱家们不仅歌声美妙绝伦,并且一个个美丽无比,尤其是那一个个小巧玲珑的身体、一对对薄薄透亮的羽翅引来无数蝉的赞扬和掌声。

我还记得同样是在这么一个雨天,我在舞阳江畔遇见的那个佩戴一柄铁剑,一身黑色的甲胄的亡国剑士。

蝉界正式给人类下达了邀请书,请他们在七月中旬的某天在子虚河边的乌有林中举行蝉人联谊大会,届时由获得首届蝉界十大歌手的歌唱家们登台献艺。

"啊,你看,你要对付的是三十万的铁甲呢!"我叹了口气,"你会死的。"

联谊会时间到了。这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首次举行如此规模的盛会。几乎所有的蝉都赶来了。这些可爱的精灵一个个身穿节日的盛装,把自己装扮一新,载歌载舞,喜庆这个神圣的节日。人们很高兴地接受了蝉界的邀请,按时到达了联谊会地点。

他头也没回,声音像是从一身盔甲缝隙里挤出来得一样,低沉冰凉,"可是她已经死了。"

谁也想不到,就在联谊会即将开幕的那一刻,成千上万根竹竿悄悄伸进了会场。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十大歌手还有数不清的兄弟姐妹都愣了,没等它们反应过来,一个个被粘在了长杆上,无论它们怎样挣扎都无法逃脱。它们被捉住装进铁桶、塑料袋里,然后运到了酒吧饭店。它们的命运可想而知。它们到死也想不到,那些从背后伸向自己的竹竿的主人居然是它们热情邀请来参加联谊会的那些面带微笑的人类!

三、

那一次,蝉界遭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重创,蝉儿所剩无几。蝉界面临绝种的境地。那几只仅剩的蝉带着满腔悲愤、忧伤和绝望含泪逃离了那片可怕的树林,飞到了一个遥远遥远的地方,那里没有人类,没有危险,只有大片的树木和草原。

我是一个道士,经营着一座小小的道观,道观里没有摆放三清或者其他神仙的位置,道观的中央是她的泥塑,像她当年的模样。

我叫苏南,一个活了三千七百八十二年的道士,一个已经老到旧日的记忆已经枯死在沧海桑田里的妖怪。

四、

"啊,老妖怪,你又不给我洗澡。"灯火昏黄,晚餐用罢,我百无聊奈的趴在道观唯一桌子上打着瞌睡,可是我用了一千四百五十九年的筷子却不停的嘟囔着,说我又没有给它洗干净。

"你就不会像你的碗哥哥一样自己洗澡么?"我怒其不争的拍着桌子。

筷子扭扭捏捏起来,它的声音简直娇羞的腻人,"伦家不好意思和碗哥哥一起洗澡啦。"

五、

岁在已末,东南有神,火在水上,大吉。

今日的清晨格外的清爽,虽然昨夜筷子和碗弄出来的声音大了一些,可是平日习惯晚起的我却早早的起床了。

小火烧了会龟壳,我仔细的辨认着上面的纹路,然后得出了已末年最后的一个卦象。

"夜壶,你看好道观哦,我要出一趟远门。"我从床底拿出一个铜制的夜壶,对它殷殷关切。

"这次会有结果吗?"夜壶瓮声瓮气的问。

上一篇:100条激励人心的句子 下一篇:老鼠会议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澳门威尼斯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