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文学≠网络文学
2020-03-23 

新华网北京10月14日电(记者王志艳、陈杰)经过20余年的发展,网络文学逐渐从青涩走向成熟,并逐步向精品化迈进,肩负起代表时代风貌、引领时代风气的责任。

最近,网上关于网络文学的内容审查话题可以说沸沸扬扬,有无数人参与了讨论,甚至是争论,然而,这些讨论者中,行业外的人士占比非常高,而在他们中,又有大多数人,其实并不真正了解网络文学,甚至会有各种常识性的误解。其中最根本的一条是,多数人并不知道区分网络文学与流量文学,并不知道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井水不犯河水的领域。

近日,知名网络作家何常在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背景的最新作品《浩荡》,入选了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协联合推介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2019年度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名单。

所谓网络文学,以起点这样的文学网站为代表,基本都注册成正规的企业,在主管单位监管下正规运营,其内容的核心是精彩的故事,以创意、剧情为卖点吸引读者,通过在线阅读以及IP开发获取收益。

六卷本的《浩荡》通过小人物自强不息的创业故事再现改革开放历史进程,讴歌第一代深圳人的拼搏与创新精神。获选推介语中评价“故事跌宕起伏,人物血肉丰满,语言气韵生动,是一部改革开放题材的网络文学佳作。”

在网络文学领域,兴趣爱好往往是高于商业利益的。事实上,网络文学的诞生,就和生意完全无关,纯粹是因为一群喜欢阅读的读者,因为找不到书看,才自己动笔去写,即便写了没有一分钱收入,他们依旧写得兴致勃勃。而网站的管理者也类似,他们同样是因为爱好,选择了义务劳动。

图片 1

哪怕到了今天,哪怕这群人已经成为了公司老总、大神作家,他们最大的兴趣爱好,和花费时间最多的娱乐活动,依旧是看书,而当他们聚在一起时,所讨论的也一定离不开内容本身,他们会议论近期哪本书写得好,又有哪种新的创作手法值得借鉴……

何常在发表获选感言。新华网 郭小天摄

相比之下,流量文学则完全是另一种路线,以无数不知名的自媒体号为代表,它们似乎无处不在,但又隐藏极深,背后的经营者从不会公开亮相,内容则是完全的眼球经济模式,充斥各种十八禁内容,也就是所谓的黄文,而真正的故事剧情则几乎没有。

《浩荡》里的主要人物何潮、周安涌、江阔、江离的名字大多与水有关,接受记者专访时,何常在坦承,正是借此呼应书名中“时代潮流浩荡之势”的寓意。而他个人的创作经历,也紧随时代洪流而变,从纯文学转向通俗文学,再跨越到网络文学。

流量文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0年前中移动阅读基地的兴起。一些生意人骤然发现了一座新的金矿,发现流量与文字结合,能够带来大把的收入,于是,自然而然地,一种全新的操作模式诞生了。

《胜算》《问鼎》《运途》《掌控》《交手》……纵览他投身网络文学十余年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现实题材,何常在似乎很早就有了这种“创作自觉”。在他看来,网络文学的发展最受益于改革开放,多一些对现实的感触和记录,也是身为网络作家的使命。

这些经营者,他们自己是不看书的,也压根不关心内容是什么,他们在乎的,只是流量有多少,能带来多高的收入。所以,自然而然地,在他们的推动下,文学业务被发展出了一种全新的模式,而在那个年代,也诞生出了许多新的词汇。

回望初涉网络文学,只是想满足表达欲莽撞闯入,而现在,何常在对于行业发展则有着更多、更深刻的思考,“从长远来看,‘网络文学’的说法早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留下的只是‘文学’。”

比如“小黄文”,这是指专门走暧昧下三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利用性诱惑作为卖点的小说。这是流量文学的主打内容,因为它是最直接将流量转化为收入的手段,哪怕这批作品不具备任何IP价值,哪怕这批作品随时会被封禁,也无关紧要,只要能赚上一笔快钱,就是它们最大的价值。

对话网络作家何常在——

又比如“冲量文”,这是个更荒诞的“文学品类”,它压根儿不需要任何的内容品质,完全不在乎那些文字是在键盘上胡乱敲打出的,还是东拼西凑抄袭复制而来的,只要它确实有那么多字,能算作是一本“书”,就是它的价值。有了这些冲量文,那些手里压根儿就没什么作者没什么作品的商人,就能瞬间获得内容供应商的资格,从而将他们“用心打造”的小黄文,推向市场去赚钱。

“网络文学在现实题材创作上更有优势”

可以说,新生的流量文学和传统的网络文学对应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经营理念,但他们偏偏又披着两件乍一看很相似的外衣,一系列的误解也就由此而生。

新华网:《浩荡》入选了今年的网文推优,这部小说的创作缘起是什么?

现在网上是不是有色情内容?当然是有的。作家陈村老师就曾多次反映,在百度随便一搜,就能搜出大量色情内容,连这么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都能做到,相信年轻人就更没道理搜不到了。

何常在:《浩荡》缘起于我和深圳一些朋友的一次长谈,他们来深圳多年,亲见了深圳的发展和崛起,对深圳有深厚的感情,非常感谢改革开放为深圳带来的巨大机遇。他们说,如果有一部作品能够系统而全方位地展现深圳的发展历程,一定会很好看,并且具有重大意义。我听闻之下,怦然心动。恰好此时阿里文学和我签约,有意让我写一部现实题材的作品,两相结合之下,《浩荡》就应运而生了。

许多人或许会误会,认为文学网站都是反对内容审查的,但事实正好相反。以业内的龙头网站——起点为例,起点的自审自查体系,比后来的“净网行动”早了很多年。

新华网:《浩荡》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背景,为什么选择从房地产、金融和互联网这三个行业切入?网络文学触及现实题材创作相较传统文学在表现方法上有何不同?

起点2002年正式建站,我2003年去起点发书后,在网站上却搜不到自己发表的内容,一问编辑才知道,作者发的文都是要先经过审核才正式进入书库的。而到了2005年,我正式入职起点当编辑,所学的第一件事,同样是内容审核。

何常在:之所以先选择房地产、金融和互联网,因为三个行业代表了深圳的发展历程,房地产是初期,金融和互联网是中期和现在,实际上,作品主人公从事的是物流行业还是连接所有行业的桥梁,是互联网时代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

直至今日,审核一直是起点编辑工作的重点,不光是常规流程内的审核,还包括面向作者的入库须知、上架须知、作家手册等一遍又一遍的警示,以及编辑们日常交流中反反复复的提醒劝告。

网络文学是紧跟时代的文学,是得益于时代发展和互联网兴起的文学。网络文学在触及现实题材创作上,比传统文学更具有先天的优势,它有对时代敏感性的便利,有自己更独特更切实的感受,对时代的脉搏更有感触。

起点反对内容审查吗?当然不反对。不仅如此,它始终是内容审查的支持者。这里存在一个再清晰不过的商业逻辑,那就是起点这样的网站,并不依靠色情内容吸引读者,来起点看书的读者,全都是冲着精彩的故事剧情来的,而不是为了情色。

新华网:是否担心过严肃文学题材在网络文学市场上的接受度?读者给予的反馈如何?

所以,从商业利益的角度看,起点是不介意卡掉情色内容的,因为靠那些内容吸引来的读者,并不是起点的真正用户,他们注定不会在这样的正规网站长期留存,相反,那些内容反而会引起许多原本忠实用户的反感,导致这些核心用户流失。

何常在:严格意义上讲,我的作品并不能归类于严肃文学,我的写作风格更偏向于网络。但在《浩荡》的创作时,我做了一次全新的有益的尝试,以网络文学的表现手法加严肃文学的创作理念,结合在一起写。总体来说,尝试得到了一些读者的认可,当然,也有一些读者认为过于写实或是不够轻松。但历史进程向来不是轻松跳脱的,时代也需要一些认真而严肃的作品。

而且,起点编辑部也向来反对作者们“挂羊头卖狗肉”,明明内容没问题,却偏偏挂一个看似违禁的标题,想以此来骗读者点进来。这是因为起点和当下的一些免费阅读平台不同,在它的商业模式下,作品的点击是最没有营养的数据,尤其是靠标题党方式来获取的高点击、高流量,不仅没有任何意义,带不来丝毫收益,反而对全站的生态是种打击。

新华网:从进入网络文学行业开始,你的大部分作品都侧重现实题材创作,似乎是一种“创作自觉”,这是怎样形成的?

在起点的商业模式下,只有订阅这个数据,才代表着实打实的收入,而因为网络文学长期连载的属性,只有那些内容不违规,能长期存续下来的作品,才有可能获得持续的订阅,所以,哪怕是从赚钱的角度看,内容安全也一样是起点编辑和起点作家共同追求的目标。

何常在:其实最早我也创作过仙侠小说,但后为因为成绩不好,只写了一本就放弃了。时代在前进,身边的人和事也在变化,我们每个人都置身于时代洪流,一刻也不能停息,努力向前。不管是从纯文学到通俗文学的转变,还是从通俗文学到网络文学的跨越,我个人的经历始终跟随时代前进,所以我的大部分作品都侧重于现实题材,确实也是一种创作自觉。随着网络文学20年来慢慢步入了成熟期,作为最受益于改革开放的网络文学来说,多一些对现实的感触和记录,也是身为网络作家的使命。

不仅如此,同样多的订阅收入,到底是由一部书还是由多部书带来,虽然表面上不影响收入,但实质上,前者代表着更高的价值,因为对于所有正规经营的文娱产业来说,头部效应都是不容忽视的重点,一部头部作品的IP价值,一定会高于10部腰部作品的价值总和。所以,自然而然的,作品的品质也是起点编辑特别关注的焦点,他们除了会看网站的总收入,更在意其中涌现出了多少品质上佳的精品新书,因为在未来,它们才代表着最大的IP收益。

“网络文学构建了一种全新的阅读生态”

上面的这些道理,也同样适用于其他各个传统的正规网络文学网站。对这批真正的文学经营者来说,完全不排斥净网行动,甚至可以说,净网其实是一种利好,因为它有效地限制了那些圈外的非法经营者,比如那些流量文学。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澳门威尼斯人注册